我是个疯子

时间:2018-07-11    来源:莎拉视角

我是个疯子

搬家前,我和家人一直住在县城北面的家属楼,住户大多都是父亲的同事,邻里之间相互认识,大家见面都会热情的打声招呼。

只有一个人例外。

从我有记忆开始,母亲就指着一个表情木纳,戴着近视镜,长相英俊文雅的瘦高年轻人说“十一,那个人是疯子,离远点知不知道。”母亲温柔的看着我,摸了摸我的头。

虽然年幼尚不懂事,但我还是模糊的知道什么是疯子。从那天起,疯子木讷的眼神里就多了几丝杀意,仿佛被他看上一眼,就会毙命。

因为大人们的言语,疯子成了全小区孩子们的公敌,每每疯子从身边走过,都会吓得魂飞魄散,更有胆子小的女孩,会吓得哇哇大叫。

其实疯子,从未发过疯。

疯子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,每天见人也不抬头,也不和人打交道,只是不停的在小区晃悠。

落日的余晖撒向大地,照出疯子孤单的背影。

因为沉默不语,有人说他是傻子,有人说他是哑巴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听见疯子在门口的小卖店里和老板讲话,疯子拿着水壶给老板灌水,并问老板还要不要继续加水。我将脑袋偷偷的探到窗帘后面,看着疯子如正常人一般的举止和谈吐,感到十分意外。

原来疯子本不是疯子,18岁那年因为高考失利遭到父亲的毒打,从此以后就成了人人口中的疯子,而疯子的父亲,就是小卖店的老板。

我出生的时候,疯子已经年近30了。

疯子的生活很简单,每天叼着烟在小区里转悠,有时候拿着水壶去给小卖店里的父亲灌水。疯子是个爱干净的疯子,头发梳得很顺,衣服也干净整洁,只是眼神木讷,仿佛还透着一丝绝望。

疯子的家境还算可以,一家人守着门口的小卖店,也够全家的开销。因为到了适婚的年纪,疯子被安排了相亲,除了眼神木讷,不善言辞以外,疯子看不出与旁人任何的差别。

热门文章推荐

阅读TOP10